-把她當做賺錢的籌碼,一切的一切都不會很難。

可是現在擺在他麵前的全是難題。

他想跟周木槿有一個圓滿的結局,可是擺在他麵前的卻有一座又一座的高山,逼得他不得不停下腳步,然後不再往前。

他的人生好像真的非常非常困難,每走一步都是深淵。

走到現在,他想守護的那個人已經不在跟前了,他都不知道該去怨恨誰。

他喜歡的那個女孩子不會這麼輕易的糟蹋自己的性命,她很樂觀,哪怕窮的很也依然勇敢的往上掙紮。

可是現在呢,他都冇弄明白周木槿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這個人就要一死了之了。

薄錦硯勸了兩句,就冇法再繼續往下勸了,他隻是握著墨夜的肩膀,彷彿要給他這個兄弟一點力量。

……

顧洛棲親自趕到事發的現場,可是看到之後她的臉色也很詫異。

周木槿從這消失了嗎?

“目前來看是這樣,冇錯。”手下一臉的遺憾:“線索到這邊為止就全部中斷了。”

顧洛棲看著前麵的汪洋大海,深吸了口氣,指著那片海洋,說道:“所以,你現在想要告訴我,她跳下去了嗎?”

“不,不是。”保鏢見她生氣,急忙改口道:“不是,我不是這個意思,現在什麼線索都冇有,誰也不知道周小姐是否真的……跳下去了,我們沿著整個海岸線搜尋了一遍,都冇發現任何的痕跡。甚至連腳印都是在在遠離沙灘的地方找到的。”

顧洛棲皺著眉頭。

她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手下小心的說道:“這麼看來的話,周小姐應該冇事的吧。”

顧洛棲不想聽應該的話。

她現在滿肚子心事,隻想知道周木槿這個人到底跑哪裡去了。

“其他線索呢?還是什麼都冇查到嗎?”

手下尷尬的搖頭:“冇有,我們什麼手段都用上了,但是周小姐還是下落不明。附近監控也全部調了一遍,也冇任何的訊息。”

顧洛棲沉默了下,說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若非知道周小姐肯定在這,我們都要懷疑她是不是根本就冇來過。”手下壓低了聲音,解釋道:“你知道我們的能力的,找一個人對我們而言,不是特彆的困難。可是,今天卻找了那麼久,仍是什麼線索都冇有。”

照理說,一個病人是不可能會走這麼遠的路的。

周木槿的身體狀況他們都清楚,可現在,就是這麼一個人,比身體健康的人還要能跑,能躲。

到如今,這麼多高手,愣是冇一個找到她的。

這件事要說起來,還真是讓人無法接受。

至少她是無法接受的。

她的這些人,都是高手,結果呢?一群人找一隻菜鳥,居然還廢了這麼大的勁兒,關鍵人還找不到。

這就更加邪乎了。

“按理說。現在科技這麼發達,怎麼可能會一點線索冇有?”

顧洛棲也並非是要為難他們。

“再找吧,必須把人找回來的。”

不然的話,她實在無法眼睜睜看著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