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地一指。

彙聚天地靈氣所成之招,更添“裂地劍”的威力,重重地劈在陽舒真人的護體太極圖上,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流,向著四周席捲。

就連陳飛宇之前所凝聚出的諸多細小劍芒,都被這股氣流影響,紛紛在半空中倒折而飛。

至於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二女,更是難以承受這股強大的氣流,隻能不斷向後退去。

陽舒真人眼眸中浮現出一抹輕蔑:“冇用的,哪怕‘裂地劍’是劍仙之招,就憑你目前的實力,根本就破不開我的防禦……”

話音剛落,突然,在太極圖被巨大紫色劍芒劈中的位置,竟出現一道裂縫,而且還在不斷擴大。

“這怎麼可能,你怎麼可能破的了我防禦?”

陽舒真人駭然,在他記憶之中,自從他當上天道派掌教以來,還是第一次有人能破開他的防禦。

“天地之力,又怎麼弱於你的太極之力?”

陳飛宇一聲大喝,磅礴真元再度灌輸到紫色劍芒上。

“哢嚓”一聲,如同玻璃碎裂一樣,太極圖應聲而裂。

巨大的紫色劍芒攜帶著“天地一指”的威力,徑直向著陽舒真人斬去。

陽舒真人反應極快,指端凝聚出一道劍芒,迎向了襲來的巨大劍芒。

雙劍相交,雖然擋了下來,但“裂地劍”配合“天地一指”的威力,還是震的陽舒真人渾身一震,徑直向後倒飛了好幾米。

趁此機會,陳飛宇再度揮出龍淵劍追擊陽舒真人。

陽舒真人繼續揮劍擋下,又被震的向後飛了好幾米遠。

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彼此對視一眼,都看到了對方眼中驚喜的神色,或許,飛宇真的有機會戰勝陽舒真人!

陽舒真人剛穩住身形,眼見紫色劍芒再度斬來,一聲冷笑,身影突兀的消失在原地。

陳飛宇雙眼瞳孔猛然收縮了一下,同時感受到身後傳來一股磅礴的力道。

他猛然變招轉身,隻見陽舒真人憑空出現在前方,且一掌向著他拍了過來,強大的掌勁,衝擊的他胸口為之一悶。

當即,陳飛宇一咬牙,竟然完全捨棄了防守,手握龍淵劍,向著陽舒真人斬去。

完全是以傷換傷的打法!

陽舒真人微微皺眉,似乎是覺得和陳飛宇換傷不值得,招式驟然一停,已經向後方退了數丈的距離。

陳飛宇先是鬆了口氣,接著神色更加的濃重,雖然“天地一指”真的破開了陽舒真人的防禦,但是陽舒真人的速度太快了,根本就打不到他。

他冷冷地道:“剛剛突然消失又出現,速度這麼快,就是你的神通?”

陽舒真人道:“瞬息千裡,之前在天道派,我曾經讓你見識過,這並不是單純的速度,而是瞬間的移動,所以你應該從一開始就很清楚,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。”

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越發的擔憂起來,天下武功,無堅不破,唯快不破,哪怕飛宇的“劍仙遺招”威力再強,可如果打不中陽舒真人,那樣等同於零。

陳飛宇深吸一口氣:“那可未必。”

“說硬話冇有用,我還是那句話,你還是儘早施展出‘紫薇劍法’,免得輸的太難看。”

陽舒真人神色平淡,像是已經十拿九穩。

當然,以他的實力,不管從哪個方麵看,都不可能輸給陳飛宇。

陳飛宇皺眉,奇怪地道:“你為什麼如此執意讓我施展出‘紫薇劍法’?”

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同樣奇怪,難道陽舒真人對“紫薇劍法”有什麼執念不成?

陽舒真人淡淡地道:“這與你無關,你隻需要知道,再不施展‘紫薇劍法’,三招之內,你就會敗在我的手上,七星劍訣·天樞現世!”

話音剛落,他頭頂上方,憑空凝聚出一道劍芒,劍身上不斷閃爍出如同星辰一樣的光芒,散發出強大的氣息!

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紛紛驚訝,“七星劍訣”同樣是天道派的絕技之一,威力之強,尤在“八玄秘式”之上。

陳飛宇暗中皺眉,雖然不知道陽舒真人為什麼執意要他施展出“紫薇劍法”,但是目前的情況,能夠施展出來的最有力的底牌,也就隻有“紫薇劍法”和從未施展過的“天劍”了。

當然,他還可以施展出“天行九針”上的秘法,來暫時提高自己的實力,或許就能獲得和陽舒真人正麵作戰的實力。

隻是這種秘法的後遺症太大,不到生死關頭,絕對不可施展。

而“天劍”又是底牌之中的底牌,如今的情況,雖然陷入劣勢,但並未到絕境,不可過早的露出“天劍”這張最後的王牌。

想來想去,最為合適的也就隻剩下“紫薇劍法”了。

哪怕陽舒真人有什麼陰謀詭計……說真的,陳飛宇真的想不出來,陽舒真人能有什麼陰謀詭計來針對“紫薇劍法”。

“既然你要見識紫薇劍法,那我就如你所願!”

陳飛宇一聲大喝,豁然舉劍指天。

隻見在天上的圓月之旁,憑空出現一顆閃耀著光芒的星辰,和明月交相輝映。

浩瀚之意,散溢而出。

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還是第一次見識紫薇劍法,為之震驚莫名。

陽舒真人察覺到自己已經被天上那顆星辰鎖定,抬頭,雙眼之中露出火熱的神色:“這才僅僅一顆星辰而已,就有如此澎湃的星辰之力,原來紫薇秘籍上寫的都是真的,真的能夠以劍法引動星辰之力,匪夷所思,真的匪夷所思!”

“當然是真的,紫薇劍法可是劍仙所傳,玄妙之處,遠超世間任何一種劍法!”

陳飛宇冷笑,言外之意,陽舒真人的“七星劍訣”根本比不上紫薇劍法。

當然,這也是事實。

所以陽舒真人並冇有否認。

隻不過,他的眼神卻是越發的火熱了。

接著,陽舒真人突然看向陳飛宇,語出驚人:“你可知道我的真正境界?”

陳飛宇驚訝,雖然不清楚陽舒真人不動手反而說話,不過還是道:“不知道,不過依我看來,你已經到了‘無我’境界。”

“那你可知道,‘無我’境界為什麼叫做‘無我’?”陽舒真人再度語出驚人。

“不知。”

陳飛宇剛說完,腦中靈光一閃,突然抬頭,向著天上的星辰看去,難道,陽舒真人執意讓自己施展出“紫薇劍法”,和“無我境界”有關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