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32章北堂時心痛死了

他立身站在黑夜裡,淨透清秀的臉上泛著淡淡的光澤,一身乾淨的氣質,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。

“就是可惜了,我的錢啊......”他忽然捂住小心臟,滿臉心疼,“肉疼......那可是我贏了一個小個下午的錢啊......就這麼就被洗白了嗚嗚嗚嗚......”

他可是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去贏的啊......

北堂時心痛死了。

下一次要是有機會再出來,非要找這個女人再贏回來不可!

他身體縱身一躍,幾個借力就跳上了一棟高樓,飛快的在這些樓層的頂端跳躍離開了這裡。

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,一定會震驚以為這是在拍科幻電影。

否則怎麼有人能這麼輕鬆的在高樓頂層間輕鬆跳躍!

陸燃在贏了那一筆錢之後,就找賭場裡的人替自己賺到了卡裡。

卡裡一下又彙入了三百萬的餘額。

陸燃表示很滿意。

江昱摸了摸鼻子,到現在還感覺有點不可思議。

一下就賺了三百萬?

賭錢來的這麼快又輕鬆,還做什麼生意啊。

他心裡默默吐槽。

不過,要是剛剛那個人冇有認輸,跟到開牌的話,豈不是大小姐就得輸的傾家蕩產了?

陸燃看了眼手機收到的餘額簡訊,挑了下眉。

旋即把手機合上。

像是知道江昱在想什麼。

她唇角輕咧,“有的時候,賭對方到底會不會認輸,也是一場博弈。”

江昱看向她。

“你看這賭場有多少賭徒,這裡賭的,不止是牌,還有——人心。”陸燃緩緩說道:“冇有人每次都能夠拿到絕對贏麵的牌。”

“但對有的人來說,一手差牌,也能打出意想不到的收穫。”

陸燃的話讓江昱陷入了片刻的思索。

江昱不禁看了一眼身邊的少女。

她所說的話,以她的年紀和閱曆來說,屬實讓人感到一種少年老成。

可卻又毫無違和感。

“冇有人能每次都拿到絕對贏麵的牌,一手差牌,也能打出意想不到的收穫......”江昱輕聲重複了一遍陸燃的話。

忽然覺得,這一句話,說的,也並不隻是賭博。

在圍觀人群還在對剛剛發生的一場戲劇化的賭局津津樂道的時候,陸燃已經帶著江昱走出了賭場。

而另外一邊,蘇雯那一群人還在玩樂。

他們那裡是單獨的vip場地,隔著一道門。

所以陸燃也不知道蘇雯也在這個地方。

夜色裡,陸燃和江昱一前一後的走在路上。

陸燃冇有說話,江昱也安靜的冇有出聲。

江昱看著眼前陸燃的背影,不知道為什麼,他產生了一種奇怪的錯覺。

就好像,眼前那昏暗的夜色後瀰漫著無邊的黑暗。

陸燃的背影也蒙上了一層迷離黑色的霧氣。

而他眼前的人正在一步一步的走進那無邊際的黑暗之中,而那黑暗之下,便是萬丈深淵。

這樣的錯覺讓江昱的心也忽然緊了一下。

他往前邁了一步,“大小姐!”

他喊了一聲。

彷彿是想要把她從那黑暗中喚醒。

陸燃停下腳步,回頭看向他。

“怎麼了?”陸燃平靜的問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