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''還不是你嘰嘰喳喳嘮嘮叨叨一大堆,你要安靜點,我們早就離開這個鬼地方了。''

''……''

眼看夜天祺捂著雙腿膝蓋,疼得眉頭緊皺,顧熙暖幫他看了一下膝蓋,疼得他倒抽一口涼氣。

''很不幸,你的腿斷了,你的肋骨也斷了幾根。''

''所以呢?''

''所以你又成了廢人一個,隻能被觀賞,就像……在劍閣一樣。''

夜天祺一拳對著她那張可惡的臉直接揍了過去。

顧熙暖側閃,後退道,''你要想清楚,這個空間總共也就隻有這麼一點大,你再動手的話,萬一再次發生坍塌,咱倆都得被埋在這兒。''

這個話很有威懾力,也是事實。

夜天祺收起拳頭,忍著劇痛,艱難的處理著腿上的鮮血。

''看在你也是為了我救我才受傷,我就勉為其難幫你包紮吧。''

''不必。''

''矯情什麼,我又不會吃了你。''

顧熙暖強行將他按好,動作熟練的處理著他的腿傷,嘴裡說道,''你為自己考慮,也得為你妻子考慮吧,你死在這兒,誰來複活她。''

夜天祺掙紮的動作停止,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塊布堵住自己的嘴巴。

膝蓋太疼了,後背也太疼了,顧熙暖雖然動作輕微,可他依舊疼得無法言說。

可無論再怎麼疼,他始終冇有吭聲。

她說得對,他不能死在這兒,他要死在這兒了,那他的阿暖怎麼辦?

''還好,你骨頭挺賤的,那麼大一塊巨石砸下來也冇把你的龍骨砸碎。''

夜天祺猛地取下布條,怒道,''什麼叫賤?''

''我說錯了,是硬,你的骨頭挺硬的,這樣都冇能把你骨頭砸碎。''

顧熙暖說著,一個用力將夜天祺錯位的骨頭重新接好,疼得夜天祺嘶吼起來。

''啊……沐暖,你找死是不是。''

''諾,好幾根骨頭都恢複原位了,不過你的膝蓋骨碎了,恢複不了,隻能床上躺幾個月了。''

夜天祺環顧了一下自己的肋骨,確實有好幾根被接續上了,知曉剛剛是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才羞辱他的,雖有氣,也不再跟她計較。

尤其是看到眼前的女人細心溫柔的包紮著他的傷口,唯恐一個用力,將他弄疼,夜天祺最後的氣也消了。

''包紮好了。可以不能動,否則你這條腿絕對會廢。''

顧熙暖抬頭,這裡四周都是石頭,將路全部堵住了,夜天祺不動怎麼可能?

難道要她揹著出去?

可是……

他們被困在這裡,她都出不去,怎麼背?

顧熙暖靠坐在石頭邊上,問道,''有辦法離開嗎?''

夜天祺搖了搖頭。

''隻能試一下是否整個地下宮殿是不是全部坍塌,如果隻是一小截,或許我們可以出去。''

如果不是,就算七階,隻怕也出不去。

而從剛剛坍塌的規模來看,隻怕整個地下宮殿全部都毀了吧。

''闖了一趟皇宮,肖雨軒冇救到,還淪落成扛石工,我也真是夠慘的。''

顧熙暖一邊說著,一邊挪著石頭,希望可以挪出一條道來。

這裡的每一塊石頭都數百斤重,顧熙暖一個女人就算力氣再怎麼大,也挪得很艱難。

何況挪開一塊還有一塊,永遠止休,還要擔心挪了後,上麵的落石不會再次砸下。

夜天祺看著她小小身板,費力的扛著,熱汗遍佈她的小臉,忍不住道,''我來幫忙吧。''

''不用,你就靜靜坐在那裡,保持著一個美男的姿勢供我欣賞,我就勁兒就來了。''

''……''

,content_num-